2006年3月24日

地下室蒙塵了,對不起


這段日子,地下室蒙塵了。厚厚的,一如我手頭上沉重的工作。

全職工作已算不錯,收入穩定,待遇良好,更有美其名不是資本主義奴隸的藉口從事NGO工作。只是一腳踢到嘔。在阿麥那裡買了近半打書都沒辦法看,唉!

舞蹈好像有一點回不了昔日的瘋癲,可能是因為自己事忙,也更可能別人不會再找我跳(因為跳得不好 + 欠缺青春),唯有一班朋友找機會出出賽的機會,但這種機會愈來愈少了。

跳得日子愈久,自然怨言愈多、更多挑剔...但是看不過眼的東西實在太多了,看到一些人創意欠奉時交行貨嘩眾取寵還要沾沾自喜,又怎能不變成維園阿伯。

讀書還可以...最近才發現一份交給馬國明老師的功課,可能是用英文書寫的關係吧,一篇胡言亂語、痴人說夢的文章竟然分數不賴,還有馬老師用心的評語!真的汗顏。

1 則留言:

Frostig 說...

Huh? My paper to Mr. Ma...... It was criticised so seriously. I mean......
Anyway La, didn't spend so much effort in it, have to work hard now!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